聂倩的表哥还没说什么,陶籽就一眼看到了冲她眨眼睛的尹鹤。

  “好啊好啊!”她积极道,回了尹鹤一个wink。

  “桃儿,”陶妈瞪了女儿一眼,对聂倩小心道,“倩倩,会不会打扰你和朋友啊?”

  “没事的莲姨,都是很好的朋友,桃子也认识的。”

  ~

  这边尹鹤也跟父母说明,遇到了聂倩表妹一家,已经没空位了,就挤挤拼一桌。

  老六是很四海的人,当然表示欢迎,有人陪吃陪聊何乐而不为。

  然而老妈看到对方除了最老的和最小的,连陶籽和她嫂子胳膊上都有纹身,身为老师的她就有点抵触。

  就连看陶籽时都罕见的没了看儿媳妇的热忱。

  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她时刻注意着尹庄首富的涵养。

  这是挺大一个圆桌,不过再加六个人还是有些挤,尤其陶家的人除了陶籽只胖那个地方,其他都是高胖体质,块头很大,比较占地。

  小鹭无奈地和陶籽挨着,关键这家伙还热情地搂着自己的肩膀,让小鹭触感明显。()

  ~

  待众人落座后,聂倩充当话事人,给大家互相引荐了一下。

  一个华北家庭,一个东北家庭,就这么认识了。

  老六还是很爱交际的,递过菜谱,“老陶,再点几个菜,别跟我们客气。”

  老陶刚接过菜单,儿子陶果就开始挥斥方遒了,“今天的消费我来买单,都不许跟我抢,爸,整贵的!”

  聂倩重新叫来侍者。

  老陶就像是小一号的大汉陶果,只是头发白一些,他看了看,“整个澳洲龙虾吧?”

  侍者为难道,“不好意思,没有了。”

  老陶心中一喜,两千块一只的龙虾没了,那就没啥压力了,不过他还是要拿出请客人的姿态。

  “你们这么大个饭店,怎么连个澳洲龙虾都没有啊,我们又不差钱,那,那还有别的龙虾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也没有了。”侍者看着尹鹤,为难道。

  “怎么要啥没啥啊,这饭店真是,真是……。”真是挺不错的!

  老陶嘟囔了一句,心里乐开了花。

  侍者听不下去,终于反击了,“今天生意好,刚才澳龙、新西兰岩龙虾一共还剩十只,都被这位先生点了。”

  侍者指着尹鹤,老陶和陶果父子的动作全都僵住了,一只龙虾2000多,十只!

  那可就是两万块多啊!

  尹鹤解释了一下,“我想试试不同口味,有的是清蒸,有的爆炒,还有芥末生食的,这样吃着才不留遗憾嘛。”

  老陶舔了舔了嘴唇,把菜单递给儿子,“大果,还是你点吧,我好像高血压犯了。”

  他有点撑不住了。

  陶果不愧是年轻人,该怂就怂,“点了那么多龙虾,差不多也够吃了,再来一个海鲜大咖,量挺足的,刚才都点了什么……都是肉啊,再来几个素菜解解油腻,酒就不要了,我们开车过来的。”

  侍者为难的看向尹鹤,“先生,那刚才点的人头马XO要去掉吗?”

  老陶颤抖着问侍者,“点了几瓶啊?”

  “三瓶。”

  老陶记得单价就是3000多,这又是一万!

  老爹突然想喝传说中的洋酒了,尹鹤自然要满足,“不用,快点上菜吧,我们都饿了。”

  “好的。”

  陶果有些不爽地看着尹鹤,感情不是你买单,你倒是大方!

  不过看在是表妹的朋友,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他暗自看了看微信上的余额,但愿够用吧。

  开始上菜了,先是饮料酒水,然后是凉菜、热菜、天价海鲜,每次上菜,老陶父子的心都会一阵绞痛。

  但他们并没有想过赖账,咬牙也要把面子撑起来,大不了接下来几天顿顿清水煮面!

  陶籽是餐桌上的活跃份子,毕竟除了老六夫妇还有那个胖姑娘、两个小娃,她基本都熟。

  “鹤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

  “今天刚到,你们呢?”尹鹤反问,春节前那次吃日料,让两人关系近了不少。

  陶籽:“我们是昨晚做飞机过来的,东北太冷了,爸妈年纪大了,对身体不好。”

  尹鹤:“我们是因为供暖断了,被逼无奈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毕竟不像是你们,在这里还有家。”

  “也不算什么,就一个小三居。”陶籽不以为意道。

  老陶却不满意了,“什么叫不算什么,花了你老子一百多万呢!”

  想当初他在京城买房都没花这么多钱,当然,在京城买的早。

  聂倩打趣道:“没想到姨夫你这么有钱呢,祖國大江南北都有房产呢。”

  老陶立即谦虚而得意道,“哪里哪里,加上老家也就三套,不!值!一!提!”

  陶籽不理老爹,对尹鹤道,“鹤哥,你才一套吧,要不也在这里买一套,以后来度假就方便多了呢。”

  聂倩:“他可不止一套房子,要我帮你数数有几套吗?”

  阿芙抢先道,“落山矶、硅谷、纽约各有一套,京城也有一套,老家也有,五套了。”

  尹鹤不是那种喜欢到处买房子的人,毕竟他这个人比较长情,在一个地方住惯了就不愿意挪窝。

  他摆摆手,“在米國持有房产不划算,税太高了,我又不经常住,所以想着该卖就卖,只保留硅谷的那套即可。”

  听说尹鹤在米國竟然有三套房,陶果父子吃龙虾的嘴都停下了,老陶干了一口XO,问,“原来小伙子你是个大海归啊!”

  他说的大,意思是有钱的海归,要不然能有米國三套房!

  这么一想,国内三套房的自己简直就是弟弟!

  陶籽瞪了父亲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吃你的龙虾吧!”

  尹鹤跟老陶摇摇举了个杯,“说是海归也没错,也确实大,叔你喝好。”

  然后尹鹤看向陶籽,“在这里买房不划算啊,我一年里估计一个月都住不了,租别人的别墅一个月顶天也就二三十万。”

  见尹鹤说的“也就二三十万”,陶籽爸妈又不吭声了,啥家庭啊,这么嚣张!

  陶籽的嫂子这时插嘴道,“小尹,你这就是不会做生意了,一年12个月,你自己住一个月,其余12个月可以租出去啊,就算入住率一半时间,那也不少钱呢,可划算了,我们就是这么干的!”

  陶籽有些无奈地看向嫂子,“嫂子,人家不差那点钱。”

  尹鹤点点头,“我确实也不喜欢别人住我的房子,在三亚购置房产这件事可以再议。”

  他看看老爹老妈,如果他们喜欢这里,那买一套别墅倒也无所谓,入了冬就可以让他们过来住着,就是怕没有熟人,他们会孤独()。

  除了各种做法的龙虾,还有不少硬菜,大家吃的非常尽兴,三瓶人头马被尹老六、大芳、阿芙、陶果父子等主力干的一滴不剩。

  老陶父子的想法是,既然是自己买单,那一定要喝够本儿,平时哪儿舍得喝这么好的酒啊。

  两个小时后,桌上已经不剩什么了,尹鹤招呼侍者结账。

  陶果立即站起来,魁梧地身体遮挡住侍者,“我来买单,多少钱。”

  “一共是三万六千五百八十八,领头抹去,三万六千五就行。”

  “365,娘的还挺吉利,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呢。”

  尹老六接上,“我送你三百六十五个祝福,今天让叔买单。”

  “六叔,你这叫说啥呢,我能让你出钱吗!”

  尹老六:“东西主要是我们点的,必须我们出钱!”

  尹鹤和老六来之前就商量好了,所有的消费都让他老人家买单,回头再让尹鹤把花掉的钱打他卡里。

  老六很坚持,陶果也不退让,再加上都喝了酒,很快两人就缠斗在了一起。

  陶果:“必须我来,必须给我这个面子!”

  老六:“说什么也要我来,我是你叔!”

  陶果。“你是我爷爷也不行!”

  老陶:“……”

  尹鹤怕老爹的身板干不过陶果这条大汉,立即给大芳使了个眼色。

  大芳坐着的时候不太显,一站起来,竟然跟陶果个头相当,她虽然喝了不少,但力气还在,一下子就把陶果拎了起来。

  “唉呀妈呀,谁锁我脖呢,你给我撒开!”

  尹鹤一锤定音,“桃子,今天我请,回头再让你哥请,你劝劝你哥。”

  “哥,你就别……”

  这时侍者突然道,“两位你们别吵了,已经有人结账了。”

  “啊,谁?”

  众人齐齐看向她。

  侍者看了看柜台,只见一个笑容很治愈的女孩正看着他们。

  陶籽远远看去,“吴璇依!?”

  尹鹤走过去,关心问道,“小璇,你不是肚子疼吗,怎么还是过来了?”

  吴璇依浅笑嫣然,“我哥让我给照顾好你,我肯定要尽职尽责啊,就算不能陪你们吃饭,结账这种事也必须要做的啊,还好我来得及时。”

  尹鹤:“那也不能让你结账啊,我是当哥的,让妹妹花钱太不像话,你把账号给我。”

  “哎呀,那个以后再说啦,”吴璇依笑着哈啦过去,“我好像遇到熟人了。”

  吴璇依走到陶籽面前,“桃子。”

  陶籽:“璇依。”

  小鹭奇怪地看着两人,“你们认识。”

  吴璇依笑笑:“有点渊源。”

  陶籽却有点不爽,“成王败寇,没啥好说的。”

  看来还真有点故事,尹鹤有点好奇,于是问道,“那要不咱们再找个地方聊聊。”

  宋明慧见状,立即支持,“对对对,你们年轻人再找地方玩玩,我们就先回去了。”

  老六热忱地拉着老陶,“老陶,去我们那坐坐,喝口茶怎么样?”

  老陶立即应邀,“行啊,看看你们住的别墅啥样。”

  陶果有点为难,“那我算年轻人吗?”

  陶嫂扯着他的胳膊:“闺女都这么大了,还年轻什么啊,跟我们走!”

  张婷也想跟着宋老师回去,不过被宋老师推了过去,“你才二十岁,跟他们去玩吧。”

  张婷相当不好意思,人家都是俊男靓女,加自己一个算怎么回事儿啊。

  不过想到能和吴璇依一起玩,她还是蛮激动的。

  于是两伙人分道扬镳,尹鹤身边包围着聂倩、阿芙、小鹭、吴璇依、陶籽等一众美女和大芳张婷。

  尹鹤问吴璇依,“接下来去哪儿坐坐呢,这地界你熟。”

  吴璇依桃花眼看着陶籽,“去我家酒店吧,那里有KTV,我和桃子都是歌手,不如唱唱歌,叙叙旧。”

  大家都没意见,张婷更是跃跃欲试,唱歌是她喜欢的文体活动。

  之后吴璇依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三辆酒店的车,把他们送到了亿豪大酒店。

  而吴璇依也主动地坐在了尹鹤身边,还体贴地给尹鹤递上一片口香糖,“这是我代言的,尝尝。”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转变,盖因刚刚她搜了一下“尹鹤”。

  就在刚刚,吴璇依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冰激凌,很多很多冰激凌。

  一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还有就是为了真的把自己吃的肚子疼,这样就算老哥回来了,自己也光明正大。

  结果肚子果然不舒服了,在蹲马桶的时候,她闲着无聊,就玩手机。

  玩着玩着,想到了老哥的话,于是吴璇依在搜索引擎上写下“尹鹤”两个字,然后她惊着了。

  她不是没见过有钱人,比老爸有钱的人也见过很多,可那又怎样,自己又不缺钱。

  但是那么年轻,帅气,还那么有钱,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从网上的八卦新闻中可以看出,因为国外明星基本都养宠物,凭借“宠物机密”这个庞大的宠物帝国,尹鹤跟好莱坞的明星们都拥有良好的私人友谊。

  他曾和小李子一起沙滩呲水,但身材依旧。

  他曾被传是霉霉的前男友,但不曾留下什么传世名曲。

  他曾靠着宠物交友和斯嘉丽成为至交,寡姐老公男友都换了好几个,他们还是好朋友。

  他曾客串参演《复联4》,虽然不曾露脸,但据传被拍到和绯红女巫单独约会。

  他不仅和漫威有交情,据说DC的神奇女侠,她家的宠物猫咪就是尹鹤亲自帮忙挑选的,传闻加朵的女儿很喜欢他。

  他的公司还曾参与投资了环球影业的《爱宠大机密》,电影虽然不算多么成功,却拉动宠物机密的股价涨了几十亿美刀。

  这些新闻看了很久,看的吴璇依双腿发麻,她立即提起短裤,准备继续当尹鹤的甜心导游。

  钱不钱的她不在乎,如果尹鹤能帮她圆明星梦,这比什么都值。

  尹鹤嚼着口香糖,问,“小璇啊,你跟桃子到底有什么恩怨啊,能跟我说说吗?”

  “没什么不能说的,其实我们……”

  “不好意思,等一下,我接个电话。”尹鹤掏出手机。

  小璇立即害羞地扭过头,手机真大。

  “喂,欧姐,什么事啊?”来电显示欧洋诺。

  这次不是穆蓉仙偷妈妈电话,真的是欧洋诺,她咆哮着,“尹鹤!!!”

  尹鹤也吼:“在呢!!!”

  欧洋诺被尹鹤气笑了,一边笑,一边怒道,“你的狗,我不要了!”

  “它怎么了?”

  “我刚买的新沙发,两万多呢,让它给咬了!”欧洋诺气急败坏道。

  旁边是瑟瑟发抖的穆蓉仙和两只仙女猫。

  尹鹤:“不可能啊,我家狗子从来不拆家。”

  欧洋诺:“你等一下,开视频!”

  欧洋诺转成视频通话,让尹鹤看到缺了一角的沙发,还有牙印呢。

  尹鹤:“额,这个……”

  欧洋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我们刚从宠物医院回来就这样了,不就是没带它一起吗,就这么报复我!”

  欧洋诺都要哭了,她不比尹鹤财雄势大,她就是个普普通通,年入几百万的小妇人,而且还是单亲,两万块的沙发很心疼的好嘛。

  相当于自己一天的收入了!

  尹鹤抱歉道,“对不起,沙发的钱我可以赔。”微信红包分期,一天还两百那种。

  欧洋诺哼道,“才不要你-赔呢,气死人了!”

  尹鹤:“那要不你买点方便面。”

  “买那个干嘛?”

  “把沙发角补一下,听说方便面可以补一切,不如你试试。”尹鹤建议道。

  “你消遣我是吧!”欧洋诺怒了,当我脑子放公司了是吧。

  “反正臭狗我不要了,我家还有更贵的床呢!”欧洋诺说着气话。

  尹鹤又问,“那个,二狗子是不是接触过其他不太稳重的动物啊,比如其他标准二哈?”

  欧洋诺:“没有啊,它一直在家里,还没出去遛过呢。”

  尹鹤嘀咕道,“不科学啊,它模仿能力很强,一般跟谁相处久了,性格就像谁,它跟我在一起从来都安安静静的,要不你买点磨牙棒吧。”

  欧洋诺的气焰一下子就下来了,她隐约记得今早自己听着重金属音乐在沙发上又扭又跳,很不稳重。

  难道,难道是因为这个?

  “欧姐,怎么不说了?”

  欧洋诺淑女地坐在沙发上,轻轻道,“哦,听到了。”

  尹鹤继续道:“让它磨磨牙,应该就不会乱咬东西了,然后每天带它遛弯,发泄多余的精力,应该就没精力拆家了。”

  欧洋诺继续温柔地点头,这时她看到尹鹤身边一晃而过,好像有个女人。

  “那个,你跟谁在一起呢?是你妹吗?”

  吴璇依立即挡住脸,这是身为明星的本能。

  “哦,我同学的妹妹。”

  “长得蛮好看呀,让我瞅瞅呗。”欧洋诺好奇道,小仙也凑了过来,一脸八卦。

  吴璇依立即对尹鹤摆手。

  尹鹤:“哦,不太方便,她是个颜值偶像,她不能露脸的。”

  “切,我闺女还是明星呢!”欧洋诺小傲娇道。

  “对对对,小仙呢,我跟她说几句。”

  然后尹鹤又跟穆蓉仙聊了几句,跟她交流了一下布偶猫饲养需要注意的事项。

  挂了电话,穆蓉仙见老妈一扭一扭地款步走去厨房,特别淑女的样子,“诺姐,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娘啊!”

  欧洋诺指着二狗子,“我都是做给它看的,以后你也稳重点,省的它不学好。”

  穆蓉仙立即跟在老妈后面扭了扭,发现这小身板远没有老妈好看,只是可惜大叔没能看到这一幕。

  ……

  吴璇依好奇地看着尹鹤,“刚才的漂亮姐姐是谁啊?”

  “哦,一个生意上的朋友,我家的狗寄养在她家,好像拆家了,”尹鹤摆摆手,“还是说你和桃子的事吧。”

  此时已经到了亿豪度假酒店,吴璇依长话短说,“以前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后来公司决定选三个女孩去泡菜国练习出道,我被选上了,她没有。”

  “就这?”

  “她很在乎这次机会,以为凭借她的条件是必然入选的,结果一个熊大的被选中了,一个跳舞好的被选中了,最后一个名额在我们两个中角逐。()

  “通常一个女团,肯定每个人都要有不同点,既然都已经有熊大的了,那么我的甜美笑容就成了制胜法宝,所以她被淘汰了,然后退出了公司,成了一名自由歌手。”

  尹鹤点点头,下了车,走到陶籽身边,和她勾肩搭背,“你看小璇的那个团不也糊了吗,所以你那次没选上根本没什么可遗憾的啊。”

  吴璇依:喂,你这就太过分了吧!

  虽然说的是事实。

  吴璇依紧张地跟上尹鹤和陶籽,担心大桃子抢走自己的风头。

  陶籽爽朗道,“谁在乎了,吴璇依,等会儿咱们比一比唱功,我倒要看看你在泡菜国都练习了个啥。”

  吴璇依梗着脖子,“来就来,谁怕谁!”

  大小姐驾到,度假酒店的KTV自然早早就安排好了,一个最豪华的超大间,可以容纳二十多人,包间里就有洗手间。

  刚进来,小鹭就占据了那里。

  聂倩和阿芙对视一眼,“那个,我出去上个洗手间。”

  阿芙:“倩姐带我一个!”

  尹鹤心知肚明,此时只剩陶籽、吴璇依、大芳和张婷,三个话筒,陶籽和吴璇依各一个,尹鹤走到第三个,同时控制了点歌台。

  “我选什么你们就唱什么,没意见吧。”

  两个要battle的女孩同时点头,表情严肃。

  “就这个吧,腾哥尔的《天堂》。”

  吴璇依,“啊,你这就太过分了!”

  大芳打了个酒嗝:“你们这是要毁了天堂啊。”

  陶籽也认怂,“唱,《天使的翅膀》不好吗,我们是女生啊。”

  尹鹤又选了一下,“这个吧,《一样的月光》,搭错车里的歌。”

  原唱苏蕊,后来《我是歌手》第一季里黄琪珊唱过,《蒙面歌王》里谭菁也唱过。

  这个她们能接受,尹鹤关了原声,在伴乐下两人同时唱了起来。

  毕竟是歌手,虽然不太上得了台面,但比尹鹤唱的好听多了,远超一般的KTV水准。

  尹鹤几次想加入进去,但和两个女孩的声线搅到一起,就特别违和,有点破坏美感。

  所以他放下话筒,专心听了起来,和原唱的差距还是有一些的,尹鹤不是专业的音乐人,但能听出来,有些高音她们唱上去就不稳了。

  至于她们两个谁唱的更好一些,尹鹤看看左边的大芳,又看看右边的张婷,“婷婷,你觉得谁唱的更好一些呢?”

  大胖婷还是那么腼腆,拘谨,小心翼翼,“我不好评价的,她们怎么说也是专业歌手啊。”

  “倒也是,这首歌的难度不算太高,等会儿让她们唱《青藏高原》,估计就能分出胜负了。”

  张婷看着尹鹤手上的麦克风,犹豫了好一阵,一首歌都快唱完了,她才鼓起勇气,“鹤叔,我能一起唱吗?”

  尹鹤忙“哦”了一声,坏笑道,“给给,给她们捣捣乱。”就像刚刚自己那样。

  张婷握着麦克风,看着认真battle的两人,找了点插了进去。

  “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笑容/一样……”

  尹鹤的脑子嗡的一下,此时耳朵里只剩张婷的声音。

  她的声音竟然完全盖过了陶籽和吴璇依!

  并非声音大的那种盖过,而是唱腔的精准、清澈、空灵,以及充沛的感情,让她的声音和那两个直接区分出来。

  此时就连提着裤子出来的小鹭都惊叹不已,“谁唱的啊,这么好听!”

  尹鹤指了指大胖婷,她长得虽然胖,但这嗓子是真好,以前就觉得她好像有什么跟别人不太一样的,现在一想,明白了,原来声音和脸、身材不匹配!

  如果是只听她的声音,肯定会把她想象成一个大美女。

  当然,实际上她也不太丑,就是身材太差,没能管住嘴。

  此时吴璇依和陶籽还在尽力维持稳定,但越唱越心烦,她们一个是出了道的偶像艺人,一个是抖音粉丝五百万的网红,怎么,怎么竟然输给了一个乡下丫头呢!

  唱到最后,这两人已经放低了声音,专心享受大胖婷带来的耳膜马杀鸡,听觉大宝剑。

  一曲终了,尹鹤、小鹭、大芳全都送上了诚挚的掌声。

  尹鹤赞叹不已,“厉害了我的婷,唱的太好听了!”

  张婷低着头谦虚道,“这首歌我比较熟。”

  尹鹤扒拉着点歌台,“再来一首《青藏高原》怎么样,唱的上去吗?”

  “我试试吧。”张婷点点头。

  尹鹤对吴璇依和陶籽道,“你们两个一起吧。”

  吴璇依放下麦克风,“我只是偶像。”

  陶籽嘿嘿笑,“我就是个网红。”她也放下了话筒。

  接下来就是张婷的个人表演时间,一首接一首,四个人就跟歌迷似的在旁边摇旗呐喊,也就大芳敢跟她合唱,被比下去也不觉得丢人。

  直到张婷嗓子有点累了,吴璇依这才重新占领高地,“大家好,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练习生吴璇依,我擅长的是唱、跳,接下来,一首舞娘送给大家。”

  这首歌要边唱边跳,吴璇依没法拿话筒,尹鹤就过去帮她举着。

  然后小璇依就开始在尹鹤面前舞动了起来。

  穿着弹力小背心、牛仔短裤的吴璇依眼睛如桃花,像是会发电一样。

  尹鹤距离她这么近,感受最直观,再加上她的舞姿确实很美,很媚,腿也很漂亮。

  虽然个子不高,但比例是真的好。

  尹鹤不禁有些反馈()。

  不过这不算什么,忠于身体,但更要守住心灵,这是伦儿的妹妹,你妹就是我妹,他只当自己是个木的感情的话筒架。

  然而跳了一会儿,吴璇依玩起了新花样,既然是话筒架,那自己把腿盘在话筒架上,应该是很合理的吧。

  当她做出这个动作后,小鹭、大芳她们全都拿着手上的道具唰唰唰地摇了起来。

  这就有点太勾人了,尹鹤感觉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了,只能继续忍。()

  幸好一首歌结束,尹鹤立即放下话筒,“下一个,桃子来一个!”

  陶籽刚刚没起哄,还有点生气,你吴璇依不是一向高傲吗,今天怎么对我的鹤哥大献殷勤。

  于是陶籽脱掉外套,尹鹤捂着眼,岔开手指缝,“桃儿,你干嘛啊?”

  虽然衣着还算得体,别人这么穿没什么,但以她的身材,这样就已经很不正经了。

  陶籽浑不在意,“我表演个街舞吧。”

  咦,我们不是在唱K吗?

  吴璇依:“……”()

  陶籽说干就干,在空地上耍了起来。

  吴璇依则在一旁打击她,“跳你是跳不过美琦的,你上半身负担太大了。”

  虽然被吴璇依打击了,不过陶籽还是非常圆满地完成了一次街舞表演,很飒,很拉风。

  小鹭的手掌都拍红了,感觉这些姐妹都好有才艺啊!

  虽然大芳今天表现一般,但她平时会劈砖啊!

  这么一想,小鹭感觉自己除了学习,简直一无是处。

  尹鹤知道陶籽这么卖力是为了压过吴璇依,报当年被淘汰的仇。

  于是他笑道,“其实桃子擅长的不是唱跳,而是创作对吧,我找找这里有你写的歌吗。”

  尹鹤还真找到了,他让陶籽来唱,陶籽道,“这是双人歌,一个人唱不了。”

  吴璇依刚要站起来帮个忙,陶籽却拉着张婷道,“婷婷,你来跟我一起唱吧。”

  张婷有点为难,“这首歌我没听过啊。”

  这……

  这时聂倩阿芙过来了,还有点着急,慌慌张张的。

  尹鹤问,“怎么了?”

  …………

  怎么了?

  1、阿芙气道:“快来,有人欺负咱们的空姐!”

  2、聂倩羞道:“没事,我看到我哥和嫂子了。”

  3、阿芙羞道:“没事,就是遇到那两个小空姐了。”

  ps:推荐最近很火的《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妙书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最新章节,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